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comment(-) trackback(-)

被遗忘的灵魂

#《IB》同人,“被遗忘的肖想”结局衍生
#无明显西皮向
#无剧情无内容无意义的三无产品
#因为实在破关太久了虽然大体回顾了一下但估计会有BUG……



【被遗忘的灵魂】



0

有人说艺术家都活不长。至少,他们的精神都活不长。
因为他们在创作的过程中,将自己的灵魂一点一点塞进了作品里,直到最后身体成为一个空荡荡的躯壳。


1

ゲルテナ是个寂寞的人。
他把自己锁起来创作,用有限的黏土、油彩、布匹或者其他一切素材还构造脑中的世界,但这些远远不够。
现实让他恐慌,也同时吸引着他。他试图用幻想来干涉现实,他只成功了一小半,画展上稀稀拉拉的人流中不乏狂热的信徒,但这些远远不够。
他结婚,生子,有了可爱的孙辈。他看着那孩子一天天长大,一天天成熟起来,他忽然觉得自己终于和这个世界有了联系。
可那不够。
远远不够。
所以他画了一张画。


2

ギャリー来看ゲルテナ的画展纯粹是个巧合。他最近不顺极了,钱包里只有薄薄的几张钞票,晃晃烟盒也只能听见稀稀拉拉的声响,那只样子漂亮的新打火机还差点烧着了他的屁股,所以他怒而换回了原先常年使用的旧火机。物质上的贫乏让他追求起了精神的满足,不过说白了也只是每天过着夜猫子的生活,在大晚上四处游荡,逛着无人光顾的公园,和路上的野猫对视一会儿,再爬回自己的单身小屋蒙上被子把嘈杂的白天睡过去。他试过读书,翻了不少粗俗小说,还有艰涩难懂的文学巨著,但这些都只是更增添了他的空虚感。又迎来一个黎明的时候他忽然不想回到自己乱糟糟又冷冰冰的小窝,而是选择了迎着朝阳随便乱晃,买上一两个刚出炉的便宜面包,因为不想等红灯而偏离方向迈进了小路,之后看到了画展的宣传海报。日子就是今天,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开放了,ギャリー胡乱计算着接下来的行程,而后找了个附近的便利店翻起了杂志,并在画展开始的几分钟前走到了售票窗口前。
所以说,这真的只是个巧合。
在这之前,他对ゲルテナ一无所知。

画展中的大部分作品都让ギャリー有些毛骨悚然。他对美妙绚丽的幻想世界十分向往——这也常被人嘲笑说简直是小孩子,不过他并不介意——可对于暗色的、有裂纹的、僵硬而单调的东西却抱着生理性的反感,或者说,恐惧。他在巨大的蔷薇前面驻足,盯着那些鲜艳到不自然的花瓣好一会儿,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被灼伤了。他胡乱翻着从售票处领到的小册子,上面说ゲルテナ的作品都是有生命有深意的,如果你好好观察和思考就会发现创作者想要展现给你的灵魂……ギャリー没有接着读下去,他摇了摇头,顺着走廊继续前进,没敢再看摆着一模一样姿势的三具无头女像。
正在他觉得无聊的时候正对着走廊的画偶然进入了他的视线,相比而言色调较为灰暗,笔调也并不虚幻,更没有吓人的大眼睛。他停下脚步,画下面的标签上写着“倒吊男”。

ギャリー的前前前任女友……或更之前的那一位——谁知道呢,他记不清了——是个占卜爱好者,家里堆满了水晶球和各种纸牌,天花板上贴着画满了奇怪符号的星象图,墙壁上挂着黑色的幕布,连窗帘和桌布都是纯黑的。ギャリー曾出于微薄的性质向她提出进行占卜,那位每天画着暗色浓妆的女性忽然间散发出了不曾有过的光彩,气势逼人,把ギャリー吓了一跳,并让后者暗自斟酌起了这个决定的正确性。但说出口的话不能撤回,女友开心地摸出了纸牌,盛大而繁复地将它们打乱又整理好,催促ギャリー从中间抽出一张来。
啊,这是你的牌。她说。是你在这个世界中的位置,你最根本的从属。
ギャリー听不太懂,可他还是乖乖照做了。

“倒吊男……”
ギャリー望着似曾相识的画面,忽然间有些悲伤起来。这伤感来得莫名其妙,他简直不懂自己究竟被触动到了哪根神经。
而后他想起了前前前任……或更之前的那位女友说的话。

倒吊男的本意,是牺牲。
她看了眼茫然的ギャリー,而后叹了口气。


3

她长什么样子呢?ゲルテナ在着手之前就已经确定了她的性别。哦当然,那一定是一幅画,用油画刮刀慢慢勾勒出她的脸庞,她是平面的,也是立体的,她是次元之间的灵魂。她有一头金发,是的,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都是金发碧眼的美人。可她只是个孩子,她有一双翠绿的眼睛,纯真又带着点狡猾,像是个精灵。
她只存在于幻想中,她就在这儿,在我的脑子里。ゲルテナ想。哦天呐,她简直要蹦到画面之外来了,哪怕我只是用眼睛和手指摩挲着粗糙而空白的画布,思考她在那儿的样子。她是蔷薇,是暖色的,却又不像红玫瑰那般可怜可恶。她穿着一身绿裙子,那让她看起来色彩分明,简直就是天使。
她是理解我的,是我的同类,我们在不同的空间中寂寞着。ゲルテナ终于添上了第一个色块,他快速工作起来,不眠不休,简直如同着了魔。可他已经无法感受到画布之外的世界了,他的全身心都沉浸在这个少女的面颊上,这一笔的角度不对,那一笔无法表达出少女的明媚与娇嫩。他痴迷了,简直如同一个坠入爱河的年轻人。可他隐约中明白地认识到,这恋爱对象既不是画中的少女,也不是创作本身。他爱上了自己倾注于作品中的那一半灵魂。
呵,没错,就是这样。他恍惚地继续作画。还有什么能比自己更了解自己呢?还有什么能比自己更能体会到自己的感情和孤独?可这世界上不需要第二个自己,也不需要两个同样寂寞的人。他哀伤了起来,他简直要泣不成声。泪水顺着他脸上的皱纹流淌下去,沾湿了脏兮兮的工作服。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灰蒙蒙的,颜料杂乱无章地交错着,像是张失败的画作。他又抬起头,即将完工的少女面颊饱满,青春靓丽,脚下的蔷薇尽管鲜艳也只能成为摆设。她在看着我,ゲルテナ微笑起来,她在看着我,我也在看着她,我在看着我自己——
他添上了最后一笔,感到了无比的疲惫和厌倦,他终于想起了床这种东西的存在,于是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画室。
可他睡不着。他觉得缺了什么。
是的,少女是寂寞的,她的周围太空旷了。她只有蔷薇为伴,可那就是她自己,那就是我,自己与自己为伴并不会让寂寞好上一星半点儿,那不行,要给她添上玩偶,添上绘本,添上漂亮的房间,添上一个朋友——就算只是画中的她,画中的自己,画中的灵魂,至少也要让她,让他——让我——
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他失败了。
他再也没有醒过来。


4

イブ是个坚强的孩子。ギャリー想。
虽然自己才是担当“保护者”角色的一方,可穿着红裙子的小女孩却在背后默默地给了他许多力量。他问过很多次“你要不要紧”,可イブ的回答却都是“没关系”“并不痛”,尽管她看上去已经像是要哭出来,小小的脸颊显得有些苍白,眼眶红红的,大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手中的蓝玫瑰,好像ギャリー的安危比自己更重要一般。
这种感觉让ギャリー觉得很陌生。他是个“大人”,他已经习惯了不存在幻想的世界,尽管他无比向往童话故事里的生活。空虚的日子包裹着他,将他榨干成一个快要没有心的人,一具行尸走肉。可他重新找到了光芒。
ギャリー曾觉得孩子是种难懂的东西,简直不能当做人类来理解,是“人”和“动物”之间的某种生物。他们到处乱蹦,毁坏你的东西,将周围弄得一团糟,嘲笑你精心整理的发型,对你的说话方式表示恶心,无视你的关照或者责骂,我行我素又捉摸不定,他们像是树林里的小妖精,尽管也有可爱的一面,但更多时候你只想把他们抓起来抽上几下,虽然你也知道这只不过会让他们变本加厉,更何况哭声实在太吵人了。所以ギャリー经常放些糖果在身上,一般孩子们都喜欢甜食,你只要给出一点小小的贿赂,再摸摸他们的头,问些家长里短与学校见闻,他们就会对你网开一面,或觉得你是个无趣的人而迅速转移注意力。可他从未想过这样的糖果也能当做安慰送出去,而对象是个一点儿都没有孩子气的小女孩。
她看上去有点阴沉,不怎么说话,对周围似乎也并不表示出太多的兴趣。当然,这种毛骨悚然的地方也没什么能吸引小孩子的地方,但イブ并不表达出明显的恐慌,甚至一个人努力着拿回了属于ギャリー的玫瑰花。啊,搞不好我出现幻觉了。ギャリー懊恼地看着イブ的背影摇了摇头。不然怎么会觉得看到了天使呢。

ギャリー不是没思考过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地方,可他绞尽脑汁也得不出个具体的结论,不如说这一切都太过虚幻,无法让人有个明确的概念。他只是隐约将周围的画作或雕塑和之前领到的小册子联系起来,确定这些都是ゲルテナ的作品而已。可它们太多了,简直不是一所美术馆所应当保存的量,更何况ゲルテナ生前似乎并没有如此数量的创作。他胡思乱想着,没注意到イブ正担忧地看向自己。
“我没事。”他做出一个微笑,摸了摸イブ的头,“我们继续向前走,好吗?”

而后他们遇到了金发的少女。


5

我想要给她一个世界。
ゲルテナ在最后的清醒时刻这么想着。
给她一个不会孤独的世界。她有许多同伴,啊啊,哪怕是幻想出来的,可他们存在,他们都在这儿,在我的脑子里。
他伸出手去,他已经看不清面前的东西了,可他执意伸直了手臂,像是要从虚空中抓住什么。
一间美术馆……一间属于她的美术馆,属于我的美术馆。就让我的灵魂一直与她为伴吧,让分裂的灵魂回归到一处。我们会有客人吗?当然,这是当然的。寂寞的人总是存在的,他们总会来的。
他忽然微笑了起来,像是看到了什么一直以来所渴望的东西,可没人知道他的眼睛里映出的究竟是怎样一个世界了。
那是一片深海,海底迎接着他的下落,如同幻影一般的鱼群在身边游过,他像一个气泡般随波逐流,黑暗中有什么巨大的生物与他擦身而过。他终于落到了柔软的东西上面,那不是沙地,也不是岩石,更像是云朵。他闭上眼,又睁开,海底绽放出了玫瑰花,一朵朵,灿黄色,他听到了笑声,柔软的、属于孩子的嗓音念着儿歌。绿色的裙角掠过他的视线,那个身影打碎了什么东西,玻璃掉落在地面上发出清脆好听的响声,那孩子跳了出去,带走了最后一丝光芒。

这就行了。
他想。
这就够了。再不需要了。
他睡过去。


6

你知道吗?一件好的作品是有灵魂的。
换言之,一件作品的最深层意义,就是它的灵魂。
也就是说,灵魂,将会成为最完美的作品。

灵魂从哪儿来呢?
这不是问题啊。
这里是美术馆。
我们总会有客人的。
他们总会来的。
寂寞的人总是存在的。


7

イブ看到了墙上那幅巨大的画,它似曾相识。是的,进来的时候就有一副这样的画,我是在画里的世界吗?她摇摇头,攥紧了手里的打火机。
如果ギャリー没有出现的话,她应该更早一点就离开这里的。可那个早该睡着的男人如同没发生任何事一般从走廊的尽头奔跑过来,带着一如既往有些软弱的微笑,气喘吁吁地停下,笑着说我一直在找你,我们回去吧,イブ。
就算只是小孩子,イブ也大概知道生命是怎么一回事。玫瑰花的花瓣掉了自己会觉得不舒服,会痛,会失去走路的力量。ギャリー的玫瑰花已经找不回来了,ギャリー已经睡着了,ギャリー再没有睁开眼睛,无论自己怎么呼唤。
那真是,太让人难过了。比烧掉メアリー的画还让人难过。也许メアリー是对的,メアリー只是做了她认为对的事情,她抢走了ギャリー的花,然后阻止イブ离开这里。可イブ还是难过极了,她也只不过是做了自己认为对的事。小孩子能懂什么呢,妈妈常这么说,没错,小孩子懂什么呢,小孩子认为自己是对的,那么就是对的,イブ也认为自己没错。
可她现在失去了ギャリー,也失去了メアリー,她简直难过得快要死掉了,这比玫瑰花掉得只剩一片花瓣还要痛,可イブ不能哭,她对自己说,ギャリー在的时候她就这么告诉过自己,不能哭,哭了眼睛会肿起来,肿起来就看不清路了,就看不清一直走在身边的ギャリー了。哪怕现在ギャリー不在了,她还是这么告诉自己,不能哭,イブ,要乖乖的,哪怕一个人也是一样,反正,这只不过是回到了遇到ギャリー之前的状况而已。
可ギャリー忽然出现了。イブ犹豫了起来,她不想再一个人了,一个人让她很难过,可她摇了头,她往后退了两步,盯着ギャリー的脸,像是预感到什么一样,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次,乱糟糟的头发,带着黑眼圈的眼睛,有点弱气地笑着,伸出一只手来。她曾从那只手上接过糖果,可那不一样。给予的ギャリー和索取的ギャリー,他们不一样。
イブ再次摇了摇头,转身从画框里跳了出去。


8

得到灵魂之后要怎么办呢?
灵魂是重要的作品,当然是要拿来展示啊。把它们挂在墙上,放在展厅里,它们都很漂亮呢!
剩下的东西呢?躯壳呢?
谁知道呢,也许丢掉吧。或者哪一天,我厌倦了现在的身体,会去借用一个也说不定呢。
哎呀哎呀,你真是个讨人厌的小孩。
才不是呢,大家都喜欢メアリー,你看,大家都是メアリー的好伙伴,メアリー一点都不寂寞。


9

画像中是个沉睡的男人。乱糟糟的头发,带着黑眼圈的眼睛,那双眼睛闭着,神色看起来非常平静。
イブ读不懂画下面的字,她只觉得这个男人有些似曾相识,但她想不起来了。没关系,那就当做从来不曾记得就好了。
她摸了摸口袋,翻出了糖果的包装纸和看起来很旧的打火机。自己曾经拿着这些东西吗?イブ困扰了起来,可妈妈在叫了,不快点过去的话,他们会担心的。
イブ转身之前再一次观察了那张面孔,果然还是想不起任何事情,她歪了歪头,快步离开了这个楼层。

“イブ,吃完午饭之后我们去买甜点好吗?想吃什么?”
“……马卡龙。”
“马卡龙?イブ以前不是没吃过吗?从哪儿听来的?真厉害呀!”
“……嗯。”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们走吧!”

ゲルテナ的世界缓缓关上了大门。


忘れられた魂。
被遗忘的灵魂。



-end-



作者的一些话痨:
1,背景基本上就是说某艺术家的世界是个吸引寂寞同类并且夺取灵魂的黑暗地方。虽然他的初衷是好的。
2,咖喱好男人!
3,其实イブ有时候也挺残忍的……
.10 2013 IB comment0 trackback0

comment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hezifan.blog95.fc2.com/tb.php/355-ee4da79d

禾子蘩

Author:禾子蘩
Be in your hear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