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comment(-) trackback(-)

贫穷暗杀部队物语

JOJO 五部 暗杀部队 粮食向 《Every Little Thing》本文章部分公开
贫穷暗杀部队物语





1、眼镜

作为(大概是)系列作中唯一的一个眼镜角色,加丘甚是自豪。
不过这也带来一些困扰,因为很显然的,作为战斗角色,忽略“2D人物是不需要上厕所并且衣服也从来不会坏”的金手指设定,眼镜这东西本身是种消耗品。
“队长。”
他向里苏特抱怨。
“我申请公费换镜片,最近炒期货的越来越嚣张了,连农产品绿豆都涨价。”
里苏特默默翻了个眼黑,将这个月的开销账簿随手摔到破破烂烂的木桌上。
“想让我再说一遍吗,这些都属于个人开支,别走公帐。”
加丘碎碎念了很久诸如“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队里也老吃剩面包耳朵就盐水汤”什么的,摸了摸有裂缝的眼镜腿儿,对着碎了半边的镜片表示遗憾。
从此之后大家都渐渐发现加丘的视力似乎没之前那么好了,经常用叉子喝盐水汤,或者用勺子戳面包干,偶尔上街逛逛甚至不对那些莫名其妙的外来语进行无规则吐槽,但战斗的时候却没啥影响,照样高速奔驰凑近距离冻别人眼皮儿。
“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霍尔马吉欧抓了抓脑袋问加丘,加丘嘿嘿一笑把眼镜拿下来,伸手戳进镜框中间——是空的。
“冰冻是个好能力,你说是吗。”
下一秒那里出现了两片透明镜片,加丘把它戴回鼻梁上自豪一笑。
霍尔马吉欧哈哈大笑一阵后说你不是应该有小金库么怎么不自己去换个镜片这么麻烦,加丘严肃地摇摇头。
“金库要用在关键的地方,你没看队长他都以身作则一双破了洞的袜子连穿两礼拜再换另一双露脚后跟的袜子吗。”
本要敲门进来的里苏特默默回了房间捂脸哭。

2、袜子与发艺

里苏特似乎总是穿着那么一身暴露度还算高的衣服并且万年不换,尤其是脑袋上的头巾,似乎是最中意的物品因而从晨起排排站着刷牙的时候就顶在脑袋上,普罗修特之外的队员都表示从未见过队长的发型。
伊鲁索曾摇晃着自己的几根小辫儿恶意猜测里苏特是不是除了露出头巾的那飞扬跋扈的两撮毛之外其实是个谢顶,在场的其他几个人(普罗修特不在)都神情诡异满脸青筋又夹杂着浓重同情地表示“不我们觉得队长一定有一头迎风浮动闪闪发亮没一丝头屑飘逸到可以做洗发水广告的秀发”,伊鲁索先哈哈笑了几声后脸色由红变白再变蓝再变绿磕磕巴巴再说不出话——他的喉咙里钻出了大小不同型号的若干根缝衣针。
“正愁没针用,别抱怨。”
队长心情似乎很不错,他非常熟练地将缝衣针捞进手里道声“阿里别跌鲁奇”回了房,留下受害者欲哭无泪。
不过接下来里苏特就发现虽然针有了,线却没啥着落,破了的袜子照样补不回原状。这可如何是好,他满屋子转了几圈打开衣橱扫了眼唯一一条用来替换的条纹裤(跟身上穿着的一模一样),唯一一件用来替换的露胸装(跟身上穿着的一模一样),和满橱的黑色坠球头巾(跟身上穿着的下略)。
而后他在角落里发现另双雪白崭新的袜子,材质与做工都比现在自己用着的更好。里苏特回忆了半天才想起这是准备送给普罗修特的生日礼物,却在某天偶然发现对方穿着的是比这更高级的羊毛袜之后放弃。
管着一个不挣钱的暗杀部队就是这点不好。
他狠狠地叹了口气,并决定从这天开始光脚穿鞋。
窗外阳光正好,风也轻柔地吹拂着。里苏特难得将头巾取下,修剪得短短的头发看起来非常柔软适合抚摸,而从头顶延伸到后颈的一排小揪居然和普罗修特如出一辙。他抓了抓后脑转了个身,想着这次普罗修特的发型手艺似乎又增进了不少,微笑了一下。

3、剪刀

自从财政紧张之后里苏特就再不去理发店了。
普罗修特秉持着自创发型爱好者的高傲自尊(?),在对方的杠掉死缠烂打斜线杠掉命令之下担任起了队长私人理发师的职务。
“如果告诉队里其他人就在你脑干部位戳一刀。”
他曾如此威胁过里苏特,而对方似乎心满意足地表示绝不会。
在那之后队长似乎还咕哝了句什么,听起来像是“才不给别人看”之类的,不过因为里苏特一贯的分不清眼红眼黑并且表情比较阴沉而被普罗修特自动无视了。
富家少爷出身的普罗修特无论在服装还是发行上都体现着高贵而特别的品味。据里苏特的留念照片来看,他去年中意的发型是比加丘更蓬松一些的泡面卷,而前年中意的发型是笔挺竖直绝对正中的中分。顺便说,贝西的发型是他大前年的杰作,不过自那之后贝西总是婉言谢绝尝试新发型,普罗修特只得转战队长的头顶。
今年他的品味被完美地体现在脑后的若干个小发髻上。虽然就在刚才还被加丘质疑“这样要怎么睡觉难道不会杠到头顶吗”之类的话,可他骄傲无比地抬脸45度回答道“侧着睡有什么问题吗”。里苏特面无表情表示赞同,梅洛尼嗤嗤笑着不说话,而贝西是决计不会与大哥唱反调的,于是便没有人反对了。
其实里苏特算是个很好的练习道具,至少他被剪刀戳了之后不会惊声尖叫导致被戳的更厉害。当然偶尔也出过诸如“咦剪刀怎么断了”“里苏特你怎么流血了”之类的问题,这时候他便会资源利用地表示“反正剪刀断了你也流血了就干脆再造一把”,并且对自己终于学会了贫民之间要如何勤俭节约而十分自豪。
而某一天终于再没有(其他人的血做的)剪刀可用了,里苏特十分委婉地对他说要不要去换个兴趣爱好,普罗修特认为这一点似乎可行,便点了点头决定去学习烹饪。
可在那之后他却依然维持着理发师的身份没有变化过。
据正在掌勺做午饭的梅洛尼表示,以铁制品的含铁量来说,锅子比剪刀可多了不止一点两点。
也许,这就是真相吧。
说来,理发师这个秘密,究竟还算秘密吗?

4、锅铲、镜子与宝高玩具

暗杀部队里的锅铲几年来一次也没有用过。
梅洛尼耸耸肩,用勺子舀起大锅里清白一片的“汤”尝了一口,觉得咸度够了,便收起盐包滴了两滴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便宜色拉油,叫声“开饭了”。
今天的汤有五片菜叶,虽然是用两片菜叶分割而成而且有些大小不一,不过他很满意。
贝西有些可怜兮兮地接过汤碗,咕哝了句“我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啊”之类的,却被嘲笑“难道现在不是在给菠萝浇水啊”什么的,憋屈地皱起脸嘤嘤缩回桌子那头去了。
倒是里苏特依旧面无表情地掰开面包干沾汤,而普罗修特也依旧是少爷派头十足地摆弄着刀叉将另一片稍微大些的面包干分割成大小相同的块状。
“霍尔马吉欧的量是省下了。伊鲁索在吃中饭前走是在嘲笑我的厨艺吗?”
梅洛尼耸耸肩收起一个碗,自己也坐下望着比平常更多些的面包干。
“难得今天的汤里有几片叶子,他想怎样?”
“有的吃就安静吃,别得了便宜卖乖。”
里苏特一句话说的梅洛尼嗤嗤笑,低头将面包干桶进汤碗里。
“霍尔马吉欧的那些小号积木怎么还散在客厅地板上,他想做什么?临走前也不收拾收拾?”
“谁知道他去了就回不来。唉这次会不会连伊鲁索的份也一起省下了。”
“什么鬼话。”
加丘打断梅洛尼的猜测,翻了翻白眼。
“你就想着怎么省粮食。”
“的确是这样啊,如果再少一份搞不好下一顿就能把多出来的菜叶攒攒炒个菜,我可怀念那锅铲。油也够用。”
饭桌上的几个人(除了普罗修特)纷纷愣了愣,随即又响起了哨子碰撞碗边的事情。

“说来伊鲁索用小金库自己买的的那面新镜子是不是该给他装上去?咱们原来那块都看不出人样了。”
“等他回来就装上吧。”
队长说了话,这讨论就算结束了。
“嘻嘻,有镜子没锅铲。”
梅洛尼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有的没得,将浸水的面包干整个戳起来塞进嘴里。

5、如果中了五百万

“修个墓。”
里苏特想了想这么说。
“要能装下七个人的……一个一个来太浪费了。”
加丘擦擦没镜片的镜框撇撇嘴吐槽说这队里除了我就剩你了,还装下七个……老大你咒我死啊,最后就剩你一个?这么得意?
里苏特的眼黑眼红却瞬间瞪得他不敢说话。
“快点出发去干掉敌人就把数字改成六个。”
加丘悻悻地在镜框上冻一层冰,哼着曲儿出门了。
“真是一群笨蛋,不长脑子。”
里苏特跟在后头哼一声。
“最后总归要剩下一个把所有人埋了吧。”
他说。

-End-
.10 2013 JOJO comment0 trackback0

comment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hezifan.blog95.fc2.com/tb.php/359-5a47a2c5

禾子蘩

Author:禾子蘩
Be in your hear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