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comment(-) trackback(-)

一人のバレンタイン

弹丸2 日狛日 一点都不欢乐的情人节贺文

一人のバレンタイ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狛枝凪斗等待这一天很久了。
他提前了两三个小时从床上爬起来,窗外的天色才刚刚开始转亮,靠近西面的地平线还能清楚地看到尚未隐藏身姿的群星。是个好天气啊,他叹了一口气,抬头望着没有几朵云的天空,转身关上了个室的门。
超市里的生活物资尽管充足,也似乎没有为了特殊日子进行过补充。狛枝凪斗没能找到作为原材料的未加工巧克力板,只得从零食货架上搜刮了半筐常见的牛奶巧克力代替。可可粉和普通面粉倒是货量充足,点心用黄油也到手了,鸡蛋牛奶之类的日常食材估计厨房还有剩,做饼干的模具和其他常用料理器材也都有,他仔细思考了一下有没有漏掉什么,而后返回了旅馆。
一路上简直太顺利了,狛枝凪斗不安地想着,既没有摔倒打翻食材,也没有突发情况阻止他前往厨房,甚至在来到目的地之后也没有打碎鸡蛋或者泼翻牛奶。他把材料按量混进不锈钢搅拌盆,边上烧开的热水咕嘟咕嘟冒着泡,关火的时候也没烫到手。这太奇怪了,他咬着下唇满心焦躁起来,难道这是个不好的兆头吗?
报早的校内放送响起的时候他已经将做饼干的基底做好塞进了冰箱。肚子叫了起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没吃早饭,于是在等待基底完成的这两个小时里顺手做了份不算太豪华的早餐。煎蛋的油温恰到好处,烤土司也没有焦掉,他喝了一口冷牛奶,用叉子戳开半凝固的蛋黄,看起来十分美味的暖色浓稠液体顺着圆滑的表面流淌下来,在冰冷的餐盘上聚集成一小块。狛枝却忽然没了食欲,悻悻地快速嚼完了面包,两三口将煎蛋塞进嘴里,味道好极了,他想,可他一点儿也不高兴。

日向创起床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这几天简直把他忙坏了,留在岛上的人手不多,苗木和雾切他们似乎要晚上才会返回阔别两周的这座南国小岛,其他人分别在另外几座道路并不联通的周边岛屿上工作着,真正留守主岛的只有日向创一个人。Alter ego在屏幕的另一边向他道早安,日向创含混地回应了一句,脑子里还残留着昨夜几乎看了通宵的文件内容,这让他心情一点儿也说不上欢快。
他拉开窗帘,外面的天空乌云密布,南国的岛屿不存在春夏秋冬,却似乎进入了雨季。虽说到中午左右就会放晴,可他还是撇了撇嘴,暗中表示了不满。
洗漱完毕之后他随意地瞄了眼电子钟,视线在显示日期的数字上停留了一秒,而后叹了口气。
今天也不过是毫无变化的日常罢了,他想,跟其他日子没有任何区别。

日向创当然知道今天是情人节,但这日子并没给他留下多少愉快的回忆。去希望峰学园之前的他只不过是个默默无闻毫不起眼的普通学生,既没有帅气逼人的外表也没有吸引异性的性格,连朋友都说不上多,本命巧克力显然只能是幻想,甚至义理巧克力都没怎么收到过。班级里偶尔有热心的女孩子给每个人都准备了礼物,送到他手上的那一份多半都是样子不算太好看、一眼就能认出是“不合格品”的残货。从来没人与他比较过收到巧克力的数量,因为大家都知道那一定是稳赢。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就像他留给别人的印象一样,是大众的、平凡的、普通的,是处于平均线上下的众多人中的一个,没有特点,也不突出,像是末日电影中成为了“一大群僵尸”中没有特写镜头的其中一个连配角都算不上的群众演员那样,既不值得怜悯,也不值得尊敬。
“……就是忽略吧。”
他笑着自嘲了一句。
这种情况在进入希望峰学园之后也没有任何改变。平平无奇的预科班,在校外是被诟病的存在,在校内则是完全被忽视的存在。如果希望峰学园的学生构成是一座金字塔,那么立于顶峰的必定是“正选”学生中极为出色的存在,他们之下是其他正式学员,而日向创所处的预科班只不过是为了拔高他们存在而层层堆积的不起眼石块。就像某个人所说的那样,是“希望之下的基石”。
——而“被选中”之后的生活,他一点儿也不想去回忆,那本也并不是属于他的记忆。

终于把做好形状的饼干送进烤箱的狛枝凪斗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惴惴不安起来。一切都太顺利了,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在制作点心的过程中没有犯下任何错误,也没有引起任何不可挽回的事故。他无法一直盯着烤箱中逐渐膨胀起来的小块面团,这让他紧张极了,他甚至开始思考要不要故意延长烤制的时间“制造”一些变故来冲刷掉一早以来的“幸运”。但果然还是算了。他把闹钟调好时间放在手边,坐下来愣愣地盯着刚剪开口准备之后洒在饼干上的可可粉袋子出神。

在希望峰学园内的记忆早就恢复了,可也许对狛枝凪斗这个人来说那根本算不上什么贵重的回忆,所以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回想起一些毫无关联性的片段,除去“重大事件”之外的事情几乎都没能在他的记忆空间中留下什么痕迹。这不算是坏事,谁会去故意保存那些完全无所谓的“日常”呢?
而关于“情人节”这个说不上太特殊的日子,狛枝凪斗也只能模糊地想起总能收到不少巧克力而后吃坏肚子的不幸罢了。按理说正式学员大多性格乖僻,对这种强调感情的没什么营养的日子一点儿都不放在心上,多半对他人也不怎么感兴趣,根本不会去做送巧克力这种事情——啊当然例外也是有的,你无法阻止任何人突发的少女心不是吗。而预科班与正式学员的教学区域是隔离开的,能突破重重阻碍把巧克力送进正式学员的鞋柜里也不得不说是一种“才能”吧。当然,收到礼物这件事本身并不坏,他也看到过打开鞋柜却什么也没收到的矮个子后辈叹气的可怜模样,当然也注意到了缩在鞋柜另一面满脸踌躇的黑发女孩子纠结的手指。啊,真是青春啊,他感叹着不属于自己的台词,把属于自己的那堆各色包装的巧克力扫进包里走出校门。

狛枝凪斗没想到会在校门口撞上别人,你永远也猜不到什么时候不幸会降临——又或者那根本就是另一种形式的幸运?对方是个没见过面的学生,跟自己差不多高,一头看起来硬邦邦的短发支楞着,体格挺结实的样子,不然也不会发生明明是自己撞了上去倒地的却反而不是对方这种事情。
包里的巧克力散了一地,对方似乎愣了一下,而后迟疑着问了句需不需要帮忙。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自己身处“预科班”的地位吧,狛枝凪斗毫不在意地想,而后摇了摇头,自己爬起来将巧克力收拾好就要离开。对方却忽然叫住了他,递上一枚裹在粉色包装纸里的长条形礼物盒。
“这个……刚刚撞上来的时候落在我这里了。”
短发的学生简短地说明了一下,而狛枝凪斗玩味地笑着打量起他来。周围还有不少准备出校门的男女高中生,他们不约而同地切切私语着,话里无非是“居然明目张胆地跟正式学生说话”或者“那家伙是谁啊居然去缠着狛枝”之类意思。面前的这位短发的少年当然也听见了,可他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收回手,也没有退缩。
“这样子,简直要让不明真相的人以为是你要送我巧克力啊,这位预科班的同学?”
狛枝半是玩笑半是拒绝地回了一句,一点儿也没有伸手去接的模样。倒是对方平淡的表情吸引了他的注意,以他自身的观察来看,处于“底层”地位的预科班学生多半都是畏畏缩缩的胆小鬼,或者只敢在校外大放厥词的小角色。这不怪他们,哪怕入学之前性格有多么开朗,来到这所打着“制造希望”幌子的希望峰学院内之后还能维持正常的根本没有几个。他们只不过是“土壤”,连“养分”都算不上,如果正式学员所处的位置是呈现绿洲模样的海市蜃楼,那么预科班就是周围毫无可用之处的干燥黄沙,再憧憬再渴望,也没有成为绿洲的一部分的可能性——他们的眼睛里多半都染着比正式学员更浓烈的疯狂和绝望。
预科班的短发少年似乎终于放弃了,举了半天的手臂落了下去,而后叹了口气。
“这是打算让我处理掉吗?”也许该算是试探性的一句提问,预科班的少年把玩着手中的巧克力,居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特地做了这个的女孩子该多难过啊。”
狛枝凪斗笑嘻嘻地摆了摆手,像个施舍残羹剩饭的伪善者。
“就送给你吧?当做是我给你的好了——反正送到我手里的东西就是我的,想怎么做是我的事情吧?”他仰起头,骄傲的模样和冷冰冰的眼神让那个笑容有点儿毛骨悚然,“反正多半也只是跟你一样的预科班学生送的,明明只是希望的脚踏石罢了。”
预科班的少年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安静地盯着狛枝的眼睛看了几秒,最后走到临近的垃圾桶边,将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扔了进去。
“那么怎么处理送到我手上的东西就是我的自由了。”
他的语气中听不出一点儿报复的意思,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后预科班的少年耸了耸肩,先一步离开了校门口。
狛枝凪斗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没有说话,这位学生引起了他十足的兴趣。周围学生的窃窃私语仍然在继续,也许那位少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并不会太好过吧,但看他的样子,大概从以前就一直是处于这种微妙的被排斥状态,跟其他因为弱小而抱起团来的汪汪叫的预科班学生不太一样。
——但这种“兴趣”也只不过维持了一小会儿罢了。狛枝凪斗最终选择忘记这件事,把接下来的路走完。

狛枝凪斗从未想过自己会有主动做情人节巧克力的打算,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选择送给一位预科班的学生。他捧着脑袋回忆着那时候日向创的模样,却怎么也想不出来,只得叹口气,按灭滴滴直叫的闹钟,把样子还算不错的试做品从烤箱中取了出来。
唔,好甜。
他尝了一个,皱了皱眉头,似乎是糖有些放多了,毕竟作为原材料的牛奶巧克力比未加工巧克力板要甜上许多。
这是个误算,但他的心情总算好了起来,开始给下一盘饼干切出爱心的形状。

日向创盯着手里的文件出神,他不知为何想起了第一次与狛枝凪斗相遇的情形,恰巧也是个情人节。啊,那家伙从那时候开始就是一副傲气凌人的模样,一点儿也不可爱。Alter ego提醒他有外部联络,日向创打开通讯窗口,苗木诚的脸出现在屏幕上,笑着向他打招呼,并告诉日向他们已经在前来的船上,没多久就会到着。
两周以来他们都是以这种定时的通讯方式取得联络,苗木听取日向的日常汇报,并作出一些接下来的指示。虽然苗木诚本人似乎并不这么认为,然而从目前的工作分配来看,他就是日向创的上司,这种古怪的联想让日向觉得有些好笑。工作交流结束后照例是一些日常杂谈,苗木抱怨起身处未来机关本部的十神又不能跟他一同前来,而日向没把心中的吐槽说出口。那三个人的关系复杂程度一点儿也不亚于一直追随着十神的那位女性小说家所写的爱情故事,只不过当事人钝感得人神共愤,一点儿都没有意识到事态严重的样子。而后苗木忽然问了句,狛枝还好吗,日向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狛枝凪斗终于将最后一块样子满意的饼干小心翼翼地塞进纸袋里,绑好了丝带,就等交到目标人物手上了。他的身后是数量庞大的饼干堆,哪怕有一丝瑕疵都无法被这位完美主义者选中。这下好了,接下去几天的早饭大概都是这些饼干了吧,狛枝计算了“残次品”的数量,觉得自己大概能吃到白色情人节也说不定。
可是日向创好几天都不来看他了,他望着窗外逐渐开始移向西方的太阳,再过几个小时天就要黑了吧,总是这么一个人留在岛上还是挺寂寞的啊,狛枝有点儿微微地难过起来。大家一个个都离开了,可“没能达成条件”的自己却依然留在原地,偶尔会来岛上看他的日向创最近也不怎么来了,上一次跟他一起聊天还是两个多礼拜之前的事情,那时候日向说“下次再见”,而狛枝小心翼翼地挽留他,问他2月14号这天会来吗?日向皱了皱眉,似乎在计算什么,而后迟疑着点了点头。
“如果日向君如约来了,我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说啊!”
狛枝神秘地卖着关子,而对方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
可他还是没来啊,都快晚上了。狛枝把脸埋在胳膊里,盯着那个粉蓝色的小纸袋看。没关系,距离12点还有好久呢,日向君总是说到做到,没理由忽然毁约的。
他这么想着,又开心了起来。

对狛枝凪斗的监视一直在进行中,日向对苗木说。
“但他究竟好不好,我真的无法下结论。”他不无遗憾地摊开手,“从Alter ego的监视数据来看他应该已经处于可以醒来的状态,但至今没有任何反应。距离上一次我直接进入程序也过了半个多月,如果可能的话我是很想再进去确认一次……”
“日向君,你也知道系统现在的状况。”苗木打断了他的汇报,“长时间的超负荷运转和一次强制关机已经让系统不堪重负了,好在大家都在系统无法支撑之前醒了过来,但现在就算要维持狛枝凪斗一个人的数据也几乎是极限,如果你继续坚持直接介入程序的话,系统非常有可能崩溃,到时候不仅是狛枝君,就连你也有危险。”
“但就这样把他一个人丢在里面吗……”日向皱起了眉头,他当然知道事情的危险性,可他做不到放弃,“难道没有其他解决办法?”
苗木在屏幕另一边叹了口气。
“我这次跟雾切离开这么久也是为了这件事。未来机关决定再进行一次强制关机,把系统中多余的进程碎片清理掉,然后再看系统本身的承受能力决定要不要再次开启进程……”苗木露出了忧心忡忡的表情,“但狛枝君现在的记忆究竟能维持到何种程度,就不好推断了。”
日向沉默了很久。他不是没猜到未来机关的这个决定,但没想到会这么快。
“我们大概半小时后下船,在那之前麻烦Alter ego做好关机准备了。”苗木叹了口气,继续说下去,“希望今天结束之前能把这件事解决掉——然后,日向君,节日快乐,虽然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那么,待会儿见。”
通讯窗口关闭了,日向看了眼开启计算模式而同时从屏幕上消失的Alter ego,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最终无奈地放开了手。

狛枝凪斗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个长梦,他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身处厨房,可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了。桌上有个包装漂亮的小纸袋,他下意识地认为这是个重要的东西,却没有打开它,只是拿着它来到了外面。天上挂满了星星,已经是挺晚的时间了吧,周围没有一个人,明明是热带小岛,他却莫名感到了一丝寒意。
狛枝回到了自己的个室,坐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儿呆,校内放送的晚安报时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还有不到二十分钟这一天就会过去。他扫了眼电子钟上的日期,14很快就要变成15,这大概是个重要的日子——当然了,今天是情人节,可他不记得为什么这个日子如此重要了。他只是继续盯着被他放在桌上的小包装袋出神,苦恼地回忆着它的用途。
有人来敲门,快午夜了,狛枝凪斗想不出会有谁在这个时间来找他。他打开门后愣了很久,而后终于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日向创?”狛枝的语气里有些犹豫,“为什么会在这里?”
日向的表情说不上好看,似乎还有些奇妙的挫败与愤怒。但狛枝并不太在意,只是让对方进到屋子里来。日向对似乎没有搞明白状况的狛枝陈述了他所在的这个岛屿的一些基本信息,并保证一旦对方满足“条件”就会接他出去。狛枝凪斗默默地听着,视线依旧没有离开桌上的小包装袋。日向也注意到了那东西,迟疑了一会儿后停止了现在的“正经”话题。
“这是什么?”日向指着那东西问,“难道是你做的?”
“我不知道,也许是巧克力吧,我从厨房出来的时候除了这个之外还有好多堆在桌上的巧克力饼干。”还挺好吃的,狛枝补充了一句后笑了笑,“如果日向君想要的话就送给你吧,反正我也不记得要把它送给谁了——真是的,原来睡觉也会让人失忆吗?”
日向继续沉默了一会儿,电子钟上的时间显示为23时59分,他忽然说了句“谢谢”,话音刚落日期上的数字就从14变成了15。
“你说过如果我来了有话要对我说的,不过你大概也已经不记得了吧。”日向的语气里说不好是难过还是失落更多,“那么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
狛枝凪斗打着哈欠把对方送出门,回到床上连衣服都没脱就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今天累坏了,但他根本想不起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既然想不起来,那么大概是根本不重要的事情吧,他擅自给自己下了结论,而后坠入了梦乡。

从插入仓中醒来的日向创无法整理自己的心情。他最终还是没吃上狛枝给他的那袋巧克力饼干,系统重启后能够还原重启前的物质信息,却无法复制未能达到保存点的人格记忆信息。狛枝的记忆停留在专门为他一个人进行的程序进程的起点,那时候他和日向创还什么都不是。
“狛枝君怎么样?”苗木有些担忧,不仅仅是对仍然沉睡在系统中的那个白发的前辈,更是对面前的这位一言不发的同僚,“你还好吗?”
日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没关系,都会好的。”他说,勉强笑了笑,“真可惜啊,我本可以收到情人节礼物的。”
苗木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催促对方快去休息。

是啊,这只不过是日常中毫无变化的一个普通日子罢了。
日向远离了主机室,低下头去叹了口气。

一个人的情人节。





end
.14 2013 弹丸 comment0 trackback0

comment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hezifan.blog95.fc2.com/tb.php/363-2b07a96a

禾子蘩

Author:禾子蘩
Be in your hear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